|浙江方大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公司動態
 
  行業新聞
  企業新聞
 
 
 
 
   
 
 
 
Phillip Jones:中國如何從綠色建筑轉至綠色城市
來源:  UPTIME : 13-10-11  CLICKS :

       “中國的建筑改變了很多,發展的速度超過歐洲。”這是英國低碳研究中心(LCRI)主席、英國威爾士大學建筑學院院長菲爾·瓊斯(Phillip Jones)教授在北京接受記者專訪時說得最多的一句話。

  這位世界著名的綠色建筑領域專家第一次來北京還是1994年。“那時的中國還站在經濟騰飛的起點,北京城里遍地都是施工隊的影子。”

  而如今的中國已今非昔比,經濟總量一躍成為了世界第二,一眼望去全是摩天大樓。

  大規模的修建直接映射出中國經濟的發展速度,但也回避不了一個事實:中國已是世界第一大溫室氣體碳排放國家。建筑業又是碳排放的幾大元兇之一。

  盡管在世界范圍內尚且沒有一個得到廣泛認可并應用的建筑碳足跡計算標準,但根據相關數據顯示,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建筑業二氧化碳排放量占總排放量的30%-40%。

  瓊斯對記者表示,“其實英國曾是二氧化碳排放大國,同時英國也引領著低碳領域的發展。”的確,英國開創了“碳”領域最顯著的“兩個第一”:第一個開始大規模碳排放,始于18世紀60年代;第一個提出低碳經濟作為能源戰略的首要目標,始于2003年。

  對于未來建筑的發展,瓊斯認為“零碳”是發展趨勢,而且發展真正的綠色建筑是需要將供熱、供水、供電、可再生能源的利用等作為一個整體考慮,需要將設計和科技利用相結合。

  英國綠色建筑歷經四階段

  英國的可持續低碳創新發展一直處于領先地位。英國綠色建筑的發展已從跌跌撞撞階段邁向了相對成熟的階段,你覺得英國在這方面的經驗是什么?

  菲爾·瓊斯:在談及綠色建筑時,需要區分經常被模糊的兩個重要概念:低能耗(low energy)和低碳(low carbon)。低能耗是指通過更優化的結構、更好的隔熱、更高效的系統降低對能耗的需求。低碳是指通過低碳的系統比如可再生能源的利用等,中和建筑碳排放,或是通過建筑間不同能耗之間的相互轉換使能源的使用更有效率。

  上世紀70年代的能源危機,英國政府開始考慮從降低建筑能耗角度出發,來一場“綠色革命”。其中,一共經歷了四個階段:1970-1980年,英國開始關注低能耗建筑,在那時大量有關能耗的標準相繼出臺如房屋隔熱標準等;1980-1990年,英國開始逐漸關注建筑“被動式”設計,主要是意識到陽光、自然風、地熱對建筑的重要性。這與前一階段不同的是英國開始更加關注建筑與自然資源相結合;1990-2000年,可持續性的理念得到推廣,注重建筑材料的使用、開始將可再生能源系統引入建筑設計以及考慮建筑對社會經濟方面帶來的影響;2000年至今,英國開始攻堅“零碳”建筑,將可再生能源系統與建筑相融合,抵消(offset)建筑消耗的能源。更重要的是開始了建筑生命周期的碳排放等問題的解決。

  我們都知道英國提出在1990年的基礎上,到2050年需要減少80%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為實現80%的減排目標,英國建筑必須貢獻8%的減排。因此,英國現在必須大規模推行綠色建筑。

  英國在發展綠色建筑上是否遇到過一些困難或困惑?

  菲爾·瓊斯:英國已經很好地掌握了“被動式”建設,這是我們傳統的建筑設計。我們已經知道了怎么利用陽光、自然風等一系列自然資源進行建筑設計。但是不足之處在于如何高效地給建筑供暖和照明。英國傾向于先建設一個低能耗的建筑,然后再考慮供暖等問題。

  綠色建筑是“天人合一”還是技術領先?

  在綠色建筑建設中一直都有兩種聲音:一是強調田園式的建設,注重自然。另一種是強調科技比如利用新型材料。怎么看待科技在綠色建筑中的使用?

  菲爾·瓊斯:我認為科技是很重要的,但是我并認為它是綠色建筑的根本驅動,根本驅動來自于思考(Thinking)。一方面,科技運用應需融合于建筑整體設計。另一方面,綠色的智能建筑(Smart Building)并不需要利用過多的技術,而需要擁有足夠的思考——采用合適技術。

  人們往往認為科技利用得越多,建筑就一定越節能、越先進。但是這一說法并不是一成不變的。很多時候人們對技術一知半解,建筑商在運用科技過程中不會將其看成一個整體,而僅僅是進行技術堆砌,這就有可能導致更多的能耗浪費。

  因此,科技的運用一定要在人們所能理解的范圍之內,這樣更能促進科技運用效果最大化。

  你認為建設綠色建筑需要注意的關鍵點是什么?

  菲爾·瓊斯:我認為有五個要點值得我們去思考:第一是降低室內能耗比如利用節能照明系統,這可以減少電能的使用。第二是考慮建筑被動式設計,這就要求建筑設計時把氣候條件、自然資源、建筑形式和材料選用等結合起來。第三,只要嚴格執行被動式的設計,建筑在能耗的使用上就會降低,此時再加上一些節能系統的使用。第四,完成以上的要求以后,我們就要考慮“低碳”二字了。比如在房屋建設時選擇天花板采暖和制冷系統而非空調系統,這也是目前英國和歐洲比較流行的方式。然后考慮如何將可再生能源利用在建筑上。第五,居住者對建筑能耗需做承諾,通過住戶讓建筑變得更加綠色。

  建設一個綠色建筑的成本是多少呢?

  菲爾·瓊斯:其實建設成本對于綠色建筑而言是可變的。如果把所有技術看成一個系統來使用時,綠色建筑的成本并非很高,因為在建設過程中和使用過程中可以節約很多開支。比如,加強自然資源的利用(如地熱),建筑就可以不用安裝昂貴的供暖系統。但是如果不把這一切看成一個系統,而是把所有的裝備都用上,這就意味著每一樣東西都會花錢。

  中國站在綠色“十字路口”

  你認為中國的在綠色建筑的挑戰是什么?

  菲爾·瓊斯:中國的建筑改變了很多,發展的速度超過歐洲。

  現在中國面臨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從綠色建筑規模(Building Scale)上升至綠色城市規模(Urban Scale)。弄明白如何將綠色建筑發展融入到中國城市化過程中,這有助于中國更加了解什么是低碳議程(Low carbon agenda),比如中國應該有步驟地將未來的建筑與公共交通、垃圾回收、污水處理等結合,而非單體建筑本身的建設。

  對中國的綠色建筑有何建議?

  菲爾·瓊斯:就綠色建筑而言,我認為中國并不缺少技術,缺少的是怎樣將技術融入到建筑的設計與運用中去。

  但是我認為綠色建筑發展的道路上并沒有奇跡,只有不斷地提高、學習以及不斷加強完善標準促進綠色建筑發展。更重要的是,綠色建筑發展過程中如有問題暴露時不應該隱藏,而應該從中汲取經驗與教訓。

 
上條新聞中國國家海事博物館獲2013年世界建筑節未來獎
下條新聞師塞謝夫國家建筑博物館:俄羅斯著名建筑下藏著什么
   
電話:0577-88316093  0577-88316518  傳真: 0577-88316518   地址: 浙江溫州市鹿城區學院東路學院大廈17、18樓 
版權所有 © 2011 浙江方大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浙ICP備13035569號-1
!